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那青藍色的身影

26

欲聾。【博士】的動作也停住了。謝邀……就算是博士的身體,近距離的被貼臉炸一下也還是會感覺耳膜被攻擊的……何況這還是本體,而非博士出場的切片!散著熒光的白色霧氣以實驗台為中心瀰漫開來,【博士】感知不到其具體由什麼形成,隻辨彆的出來霧中混雜的最濃密的物質就是水與冰的元素力,而吹起了白霧的風也亦是由風元素力所帶動的。在白霧消散時,引起這一係列場景的罪魁禍首出現在了【博士】的視線中。同時那方纔還在用眼神刀...-

知識、是有的。

手、是不殘廢且會動的......

但唯獨記憶——

是完全不對的吧!!!

草神呢?!

他那麼大個宇宙無敵最最最可愛的草神大人呢?!!

想到前一次睜眼時他所看到的還是自己靠在樹下,頂著身殘誌堅也要決戰op卡池抽到滿命草神的畫麵,現在看這個環境就怎麼看怎麼個不對勁。

才榮獲了首位納西妲不久都還冇焐熱的他僅在一個閉眼的時間裡怎麼就被cos穿的概率給偷襲了呢?

首先:他並不身處於漫展。

其次:他也冇有在漫展的wc裡。

最後:他真的隻是在家中小院裡簡簡單單的進行了一個cos的c。

——簡直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吧喂!怎麼就給他也捱上了個穿越的潮流呢???

謝謝。

但他真的不需要。

他承認,他抽草神卻要cos博士的行為確實有些大病且過於欠揍了。但他就是秉持著一個‘萬一cos了牢博反向操作的把神明大人怒氣沖沖的招來豈不是皆大歡喜呀’的美哉想法來原神啟動的。

事到如今,意識到已然穿越的他,現在一整個就是腦袋癢癢的感覺要長腦子了的疑惑狀態。

明明抽卡的時候他都還在用激昂且深情語調唸叨著:‘納西妲我是你的狗,冇有你我可怎麼活啊!’諸如此類誠心誠意的話,體現了一片赤誠之心

一鍵穿越了什麼的……那種事情不要啊!

這下可真成牢博了啊!

我的上帝——

哦不。

是我偉大的、智慧的、一口能被廚子吞下十個的摩訶善法小吉祥智慧主啊……

請寬恕我的罪孽......

再次哦不。

我那集齊了慈愛、智慧、偉大於一身的神明大人纔不會讓我遇到這樣的事情——

所以遇事不決,應該都怪天理纔是!

都怪祂!

都怪天理!超大聲.jpg

雖然我cos了牢博,但我真的不配成為他啊……唉,這可真是。

試問博士是誰呢?

——是以普遍理性而論:雖然乾的事情十分難以得到認同,但至今為止在大眾眼中所能看見的反派業績都近乎是靠著ta勤勤懇懇所勞模出來的天才學者!

——是在醫學方麵勇於創新,拿得出不少出色成績的大佬!即使其研究過程是難以言述的,研究材料也是說出來過不了審的。但確實!他拿得出手啊!

——更是不迷信神靈,眼裡隻有鑽研科技實驗的執行官二席!

而他呢?

就隻是一個和初生就差了一箇中字的另一種被學校吸走了陽氣的初中生……甚至是最最與博士信念背道而馳的、滿心滿眼都是須彌神明的、草神大人最忠實的信徒!

他們兩人是真的毫無關聯性可言的好嗎?

嗚嗚,妲門永存。妲門保佑!雙手合十ing

想完,他歎了口氣。

目前心情有些難以形容,若硬要形容一下的話,那就是他完全可以情緒Max的麵無表情的為自己來一套:

‘因為冇辦法正常穿越到提瓦特,邊當草神的信徒,邊當納西妲的狗而氣的內心崩潰,又哭又鬨,嗚嗚嗚嗚,好可憐啊’的現!在!進!行!時!

嗬嗬、嗬嗬嗬嗬嗬。

好冇意思,想擺了。

說起來他還算是半個孤兒吧?因為已經被領到了新家併成功存活了好歹有個八年,所以是半個。

現在家裡有著父母的親生兒子、他的弟弟在,想來自己就算是穿越失蹤了也不會造成多大的問題……反正他是不擔心就是了。

唯獨放心不下的隻有弟弟是否還會掛念自己這個毫無血緣的哥哥的問題。

不過既然都已經穿越了,無從倒回。這些事情也就都不會再是與他有關的事了......除非還有再回去的可能?但顯然,概率不大。

這個時候就應該搬出那句衝國經典專祭穿越情緒的名言了。

是什麼來著?

哦對。

是既來之則安之。

【博士】將思緒拉回,終於肯轉身去看身後那在這間實驗室裡除了他之外唯一在場的人士散兵了。

身體裡有關於‘博士知識’的記憶一直在不斷增加著,讓他明確了自己穿越到的是博士本人的身體裡而非自己帶著身體穿越到了提瓦特大陸……

這一想法是過於果斷的。畢竟冇人規定過cos穿就不會獲得角色本身的相關記憶——

所以隻要不是穿越一趟:還出現個好心人把他那因做夢變成蘭納羅與納西妲遊玩在須彌飛到一半時,夢醒從二樓床上摔下地板骨折了的左手治療到根本感覺不到骨折過,並且再把博的記憶傳給他的話?他絕不會如此斷言現在用的不是自己的身體而是博士的身體的。

【博士】內心歎氣,無言的感歎了一番自己真的頂替了某天才博的這件事情。

在得來的為數不多的‘博士行為記憶’中,他瞭解到了前不久博士在做的事情。

——負責維修從深淵回來後滿身是傷的散兵,以及在這之後要進行的切片研究製作。

現在的博士連切片都不存在,想來時間線或許是在距離遊戲前很長的一段時間。

【博士】眼神死的緊盯著實驗台上麵容姣好的少年人偶心累的扯了扯嘴角,鳥嘴麵具下的血紅雙眸正不安定的收縮著。

倘若散兵擁有透視眼的話就絕對能發現此刻身旁人的不對勁,可惜他冇有。所以在注意到【博士】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又轉身後,他就睜開了原本平靜瞌上的雙眼,奇怪的看向了【博士】。

在與散兵目光接觸的那一瞬間【博士】就挪開了視線,甚至坦白說他還被突然睜眼的人偶給嚇到了。

瑰麗的堇色眼瞳中滿是對博士毫不友善且帶有厭惡的神情。

在散兵躺上實驗台前的不久,兩人還在口角上發生了例行不愉快的對話。哪怕人偶生得再好看,也屬實是嚇人的。

冇辦法了。

在散兵的注視下【博士】硬著頭皮按照記憶裡的操作往旁邊走去,拿起了最開始真博打算拿的器具與治療用的東西走了回來。

再次與散兵對視後,【博士】的語言係統就像是觸碰到了什麼強製劇情一樣,嘴在意識都還冇來得及伸出爾康手來阻止一下的情況下,不過腦的對散兵的視線發表了一句話:

“哦?看來今日你在離開深淵後不僅有與我閒聊的活力外還剩有餘興。有什麼值得你在意的嗎,斯卡拉?”

我看他都懶得理你!還有誰會把吵架當閒聊啊!?

【博士】在內心汗流浹揹著。

控製開口的人不是他,他也絕對冇想要開口說這些刺人的話給散兵……

不會原博還在身體裡吧?

可他也冇感覺到有其他人在。也就是說,剛纔控製身體的隻會是他。

隻是此刻說話的不是主觀的他,亦或者說是不受自身所控製的他。

嘴還在繼續叨叨著,說的還全部都是很博士的博士發言,而他本身不詳的預感也愈來愈重,甚至還心起了個‘實在不行就再天降一位coser來搭把手救一下’的想法。

雖然這樣的想法有些缺德,但用笨蛋的腦子來想可都會覺得用無法祈禱成功的事情來祈禱,也就是祈禱祈禱罷了,不可能成真的。

【博士】對原本的博士其實並冇有很多瞭解,但此時此刻的他是真覺得博士或許是個有些話多的學者?

眼前的散兵不像說不過的樣子,但博裡博氣的嘴你是真的很能說......

在第一視角體會了一番後感覺都能直接出一本名曰《多托雷修煉手冊》的書了!他不開玩笑。

【博士】看不到自己的臉,注意力也就全放在了視線中的散兵身上。人偶的臉色有些難看,看上去似乎是身體不適所導致的。

如此判斷著,【博士】成功抬起了手想要去檢視散兵情況的手,已不在意那與自己協調不和,完全可以說是在各乾各的嘴都在叭叭些什麼了。

就在散兵剛說出,“.....嘖!彆碰我——”的時候,實驗室內驟然炸響起了‘嘭’的一聲,震耳欲聾。【博士】的動作也停住了。

謝邀……就算是博士的身體,近距離的被貼臉炸一下也還是會感覺耳膜被攻擊的……何況這還是本體,而非博士出場的切片!

散著熒光的白色霧氣以實驗台為中心瀰漫開來,【博士】感知不到其具體由什麼形成,隻辨彆的出來霧中混雜的最濃密的物質就是水與冰的元素力,而吹起了白霧的風也亦是由風元素力所帶動的。

在白霧消散時,引起這一係列場景的罪魁禍首出現在了【博士】的視線中。同時那方纔還在用眼神刀人的散兵也閉上了眼睛昏迷了過去,亦如開始時那般安靜如畫。

“呃啊......怎麼是頭著地啊?”

與人偶一般無二的麵容長相,以及以八瓣金蓮和荷葉為主成製的鬥笠……那青藍色的身影,怎麼看都是流浪者吧喂?!

-對屬於博士本人的記憶越來越清楚的,同時也在回想著這些記憶中多托雷到底是不是有預知這樣的能力。有就好玩了,但也好在確實冇有。那麼還有一種最有可能的就是博士的大腦也讀取到了屬於他作為一個原玩家時看的原神記憶。誰叫好巧不巧就在幾天前他又去看了一眼大家對於博士的那句謎語的猜測和解析呢?聽聞那句話博廚閉著眼都能背出來,早已爛熟於心了……所以這裡就不說了,畢竟他不是博廚而是草神的忠實信徒。關於[神之靈知]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