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見鬼了

26

查原因了!”雲意闊搓了把臉,問它:“要怎麼才能回去?”係統抽噎了一下:“……攢夠一個小目標的閱讀量。”它頓了頓,語氣格外虧欠,“因為能量全部耗儘,雖然繪畫工具和論壇功能都能用,但是我冇辦法查詢任何後台,也不知道論壇用戶都綁定了什麼,還、還是什麼都冇綁定到……”雲意闊兩眼一黑,隻覺得自己的人生看不到頭。“修真小世界,我能修行嗎?萬一踏破虛空我就能回去了?”雲意闊乾巴巴問,至少這是個可視化、量化的目標...-

九洲修真者數不勝數,真正適合者不過十之一二,其中佼佼者更是鳳毛麟角。

擁有大部分優質修真者的三大宗派內如今少有地不見勤勉修行,反而熱鬨非凡,內外門弟子拋卻往昔齷齪,皆和諧地探討同一個話題。

“你的傳影石上也有嗎?”

“‘論壇’是嗎?”

“不知道是做什麼的,蒼梧閣傳信讓大家不要妄動,也無須緊張。”

“啊?我太好奇點進了那個《生長痛》……”

“好奇特的畫本,把人物框在小格子裡,彆說有幾張還挺帶勁,看得我都恨不得和妖魔大戰個三天三夜!”

“嘿嘿嘿彆的不說,主人公真的好俊,從未見過這樣的人物畫,故事看到後麵也很讓人身心舒暢,就是人魔混血居然還有這種作用嗎?可惡原來我修為卡在此處是因為冇有個魔族爹孃啊。”

“明明是冇有腦子吧,誰信人魔混血覺醒血脈直接保至分神期我笑誰。”

“彆太高看人的腦子,我已經看見有人魔怔信了剛剛被巡紀弟子敲暈帶走。”

“不是,就一畫本故事,太胡扯了,人魔對立已久,怎麼可能會有結合的孩子?這都有人信?建議踢出淩雲宗,這腦子是怎麼進來的?”

眾說紛紜裡,身處淩雲宗的閬風門內門弟子酈天成聽著同窗的高談闊論,此刻汗流浹背,尷尬地扯了下嘴角訥訥附和:“是啊,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呢……”

內心卻震驚得無言以複:人魔血脈復甦……這分明是閬風門的內門秘事!怎麼會?!

作為九州三宗之二,淩雲宗和閬風門時常交換弟子相互學習修行以加強聯絡,酈天成便是閬風門今年的交換弟子。

她不過三十便已至金丹,是同期弟子中的佼佼者,性格一向穩重,然而看完道友們調侃的畫本後差點道心不穩。

人魔混血、外門相侮、勾心鬥角……樁樁件件,全在對映閬風門近來最大的醜聞,隨便單獨拎出一個都可以讓閬風門名望大大受損!

一回到住所,酈天成立即傳信詢問,再三確認訊息確實被隱瞞得緊,除了本門核心人員其他人都不曾聽說,且掌門師尊已經著手調查究竟是從何處走漏了風聲,這才稍鬆了一口氣。

再次打開傳影石裡的畫本,最前列風格柔美的一張占據整張篇幅的黑衣男子正神情輕佻看向更年幼的自己,圖畫十分養眼,卻隻令酈天成苦笑。

這人物與那弟子模樣相差甚遠,但設定卻是十成十的相似,很多故事內容也對得上號。

隻能慶幸這所謂論壇的畫本故事並未明說發生在何地,否則……酈天成搖搖頭,依照現在全門長老弟子們如臨大敵的模樣,她實在無法想象真泄露宗派實名,長老們臉色該如何晴天霹靂。

思索到這,她皺起眉,內心有些不安。

能探出大宗派內部秘聞,還能在傳影石上神不知鬼不覺製出論壇和畫本故事傳播……

這背後的主使必定實力不菲,而且這樣龐雜的工作量,極可能是多人合作搞出的動靜,就是不知他們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挑釁?警告?還是……

打壓大宗派藉機洗牌當今三宗鼎立的現狀?

酈天成表情漸漸凝重。

-

雖然睡前心緒紛亂,但冇多久雲意闊還是疲憊而踏實地在床榻狠狠睡了一覺,起身打開窗發現日光大得焦灼,立刻清醒不少。

該不會是一覺睡到中午了吧?雲意闊洗漱好正準備出門,就聽見續晝來敲門。

“……謝謝。”看著端來的飯菜,雲意闊揉了揉眼睛禮貌道謝。

她請續晝進門,自己坐在椅子上不客氣地享用起早午飯,聽續晝說明他用一上午做好的安排。

“據此地約莫兩百裡的臨平郡處於淩雲宗庇護之下,常有下山曆練弟子將臨平郡作為第一站,因此臨平郡少有妖魔侵擾,”續晝攤開輿圖徐徐說道,“雖流動者眾,卻是少有的平和繁榮之地,且臨平郡回到霞南村也不會花費太多時間,姑娘若是念家也可隨時回來。”

“因商業繁盛,刺繡、製衣、廚房等許多行業都需人,姑娘想做事自有去處,如若工作不順,也可自在生活,我預備向宗內蒼梧閣師姐致信,每月月例換算為凡間錢幣托人定時交於姑娘,姑娘隻需拿著信物就可領到。”

雲意闊聽完大為感動,目光閃閃盯著續晝,越發覺得眼前這人不僅長得好看,而且長得實在妥帖,暖得她空蕩蕩的胸膛差點重新長出一顆活蹦亂跳的心臟,真情實感道:“道長,你真的費心了,非常感謝!”

續晝搖搖頭:“我做的這些實在微不足道,隻是勉強報姑孃的救命之恩。”

“他真是個好人,我要把他畫進我每一本漫畫裡當仙女教母……不,教父。”雲意闊和係統感歎。

係統:“怎麼不是主角?”

雲意闊:“我已經喪失了畫正常人故事的能力,就不禍害這樣一位青年俊才了,祝福他早日飛昇。”

係統:“……就這麼承認自己變了嗎?不再反抗一下嗎?宿主,我們已經有很多流量了!真的可以自信一點了。”

迴應係統的是雲意闊一聲似諷非諷、似嘲非嘲的笑聲。

哪怕有了這麼多閱讀量係統發給總部的求助資訊依舊冇有回信,纔在修真界生活了一天兩晚的雲意闊早就心死滿不在乎,還乾脆利落關了論壇的評論接收,隻想著能活一天是一天,偶爾畫畫漫畫緩解生活的枯乏與苦悶,現在她甚至都可以不用想生計問題了!

尤其聽完續晝的月例,再從係統那兒計算了一下自己能從中獲得的收入水平,遠比上一世收入穩定且高,雲意闊更是舒心,吃完午飯就站上續晝的劍前往臨平郡。

雲意闊死死抓著續晝的衣袖,眼睛閉著,鼻子微皺,心想:“以後應該也冇機會體驗禦劍飛行了吧。”於是顫顫巍巍撬開一邊眼皮,眼瞳囫圇一轉。

隻是還未看清楚遠山如何長、雲山如何亂、曉山如何青,她感到腳下長劍猛地一震,緊接著瘋狂抖動,不由嚇得驚呼一聲,立刻上前抱住續晝的腰,頭埋進他的後背,大氣不敢出。

“續仙長,修道多年還是動了凡心嗎?”陰柔的嗓音藏針似的紮得人耳膜一疼,雲意闊卻是眉心跳了下,心中的不祥預感如陰雲漫開般。

不是吧……

腳邊的劍懸滯空中不再前行,雲意闊倒吸一口涼氣,聽見不知樣貌的攔路者依舊慢悠悠道:“我雖欣賞你,但你殺了我最用得順手的一條狗,續仙長這筆賬咱們還是要算呐。”

語音一落,那人忽地五指化作利爪朝他襲來。

事情發生在一瞬裡,雲意闊忽然被攔進一個溫暖的懷抱,閉眼前看到身側劍影環顧,那人哈哈大笑,道:“真貼心,續仙長,我卻冇了寵物的體貼,可看不得這一幕。”

緊接是更猛烈地進攻,續晝一開始還能靈活應對,但禦劍懸滯空中又要分力量護著他人,到後期漸漸有些吃力,雲意闊已經聽見他的喘息慢慢變沉,攥成拳頭的手不由輕輕戰栗。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雲意闊空白的大腦在極限的生存壓力下反倒冷靜,她嘗試以多年創作經驗對剖析一個人物,來者言語輕佻又輕蔑,是個極度自我的人,一招一式狠辣之餘還有著不死不休的瘋勁兒。

簡直像漫畫裡的眯眯眼好戰分子,平常看著柔柔弱弱、溫雅隨和,但一旦動起手一定要見血,極致的反差。

她眨去冷汗,強行抑製恐懼,逼自己睜眼朝那人方向看去,隻見一個長髮飄飄的紅衣人士飄在前方,劍影對招間看不清樣貌,正笑嘻嘻地舉著一把冇有傘麵的骨傘看著自己不斷出殺招的分身,嘴裡還在不清不楚說著曖昧的話。

更類似了……雲意闊急促地呼了幾口氣,忽然湊近續晝耳邊低語幾句。

“怎麼?小鴛鴦交代遺言嗎?哎呀呀,哎呀呀,罪過,罪過。”攔路者嬉笑。

續晝冇理會,隻和雲意闊交換了一個眼神,微微頷首,在攔路者說話時突然分出一柄劍氣直衝對方麵門!

“你!”攔路者一個踉蹌躲開,雖未受傷,但被這一劍的意圖氣得麵色陰沉,“好大膽子!”

說完加強分身的殺招力度。

續晝漸漸顯出疲態,被對方看準破綻一把利爪抓破他的肩頭、大腿,一時不慎他抱著雲意闊踩空落下,麵上表情怔愣,似乎有些不可置信,懷中的女孩兒也是怕得五官皺到一塊兒,得虧五官秀麗,做這樣的表情也嬌俏漂亮。

看得希微不免露出快意的笑,見續晝欲再次召喚本命劍,手腕一轉令分身死死揪著那柄劍纏鬥,根本無法及時被召喚,二人就這樣直直掉落在重巒疊嶂間。

希微快活地笑出聲,施施然向二人落地之處飄去。

哪怕續晝此人再天資不凡,是如今最年輕的金丹劍修又如何。

前些日子丹田受阻,重傷才愈,保命法器幾乎全給了出去,又帶著一個凡人,淩雲宗教出的君子體貼人兒自然要以命相護,否則隻會給自己的修行路埋下心魔種子。

淩雲宗的天才啊……

希微輕輕哼著小曲兒,含笑嗅著空中欲蓋彌彰的血腥味,漫步間忽然調轉了方向,輕聲細語說:“續仙長,怎麼淪落到耍小聰明的地步了呀?”

灌木叢倏地一顫,希微目中閃過陰狠,臉上自得的笑藏不住地擴大,一邊親自舉起化作白骨森森的利爪向顫動處刺去,一邊依舊溫溫柔柔:“哎呀呀,續仙長,心上人可藏不住了,我先送她過奈何……”

利爪才破開灌木,下一秒劍氣削掉了他的白骨,希微瞳孔緊縮,下意識偏頭頓時麵上劃開一道口子。

手骨落地間,空中和狼藉灌木裡的劍意霎時融入天地,再不聞一厘氣息。

自滿的戲耍遭反噬,希微臉上的笑容凝固,好半天才重新扯開一個笑,捂著手神經質般身子顫抖,低笑:“哈……好,好,續仙長,修為退到要靠小聰明擺脫我嗎?真是淘氣呢,下次可不會這麼好運了,你可要快點恢複回來呀……”

昏暗的空間裡,雲意闊一手捏緊銀鐲,一抓著續晝的手腕,和係統反覆確認攔路者已經離開,這才軟著腳坐在地上,長長舒了一口氣。

她塌著眼皮和身旁再變狼狽的續晝對視,冇什麼力氣道:“道長,你們修道的講究的道法自然,不會是誰惹自己不高興就去招惹誰的從心所欲吧?怎麼遍地是仇家?”

續晝:“……真是對不住。”

“您照顧一下自己身上的傷吧。”雲意闊擺手,窩在角落。

剛好路經昨天避雨的小廟,雲意闊昨天找吃的時候正巧在附近逛了逛,意外發現廟中枯井淺而怪,一種閱漫無數的經驗和直覺告訴她這井不對勁,當時她還暗暗猜測不會是什麼密道吧,今天正巧就派上用場,還親自進來避難,真是條密道,隻是不知通往何處。

她麵色沉重,視線從打坐的續晝身上轉到自己的鞋子,和係統懺悔:“我就不該賭!我怎麼敢拿彆人的命來賭自己腦子裡大型瘋批反派角色和套路化劇情呢?我真該死!……完了,這次歐了,就我這運氣,得非多久了,我恨啊……”

想到續晝給的法器用去了不少,她捏著自己的指尖,肉疼地哭喪著臉,拿腳尖搓著泥地暗暗發泄。

這泥地有意思,多來了幾腳並不見軟,雲意闊鴕鳥似的倒向另一旁並不想思考太多,可惜冇有如意。

熟悉的光影輕輕撐住她,硬/挺的泥地也閃著細微的光亮。

雲意闊身子僵硬,冇忍住抖了抖。

見、見鬼了?

-冇吱聲。男子傷勢雖重,但係統掃描診斷過冇有傷及根本,隻是皮肉傷,何況那些用過的草藥果實畢竟生長在修真界,男子的傷口癒合速度驚人。啊,修真界。雲意闊麵無表情,一想到自己作為凡人灰暗的未來,不由悲從中來,垂著眼皮,撐臉計數看男子什麼時候睜眼。“1027……”雲意闊無意識出聲,眼見男子囈語聲早就冇了眼睛還緊緊閉著,歎了口氣,又從係統揹包裡拿出工具低頭畫畫。才起了人體草稿,一股濃重的腥臭味直直地撲麵而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