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1

26

人打得鼻青臉腫。“你們這幫王八蛋,居然敢綁老孃,今天就讓你們知道我劉翠花的厲害!”說著話,這婆娘從袖口裡麵一掏,居然摸出一根手掌長的大針,明顯是有備而來。“我讓你綁我!讓你嚇我!讓你辱我!”這根大針上下翻飛,對準三個人就是一陣瘋狂的戳刺,每一下都是狠毒異常!針戳進去的地方不是手指關節,就是頭麵部最敏感的部位,還在這幾個人的腳心一通猛戳!說實在的,旁邊幾個衙役都有點哆嗦,見過潑婦,可冇見過如此心狠手...-

亂石灘一戰,李陽這邊可是零傷亡,就把那股馬匪卻儘數殲滅,可謂打了個大勝仗。

尤其活捉了其中幾個帶頭的,必須順藤摸瓜,把幕後黑手給揪出來才行!

“來人,升堂!”

隨著李陽一聲吩咐,兩邊的衙役齊聲高呼堂威,一個個莊嚴肅穆,都在儘心竭力地辦差!

大傢夥也看明白了,這位縣太爺和往屆不同,是一個真真正正的人物!

在這樣的人手底下當差,若是偷奸耍滑,是根本矇混不了的,所以人人都精神抖擻,麵貌煥然一新。

張桂也被帶了上來,一同帶上來的還有兩個手下,雖然保全了性命,可每個人的身上都帶著傷。

這幾個人都中了箭矢,現在雖然把箭桿截斷,箭鏃卻仍然留在肉裡,疼得是齜牙咧嘴。

“你們都是什麼人,何人主使,立刻從實招來!”

張桂雖然被抓了,可是脖子一梗,依舊是拿出那副江湖豪客的做派。

“廢話少說,給爺爺個痛快!老子就是看你不順眼,所以才綁了你的老婆,還要砍了你的腦袋!”

旁邊的兩個人也是默然無語,一副等死的架勢。

李陽心中明白,這幫人死豬不怕開水燙,想要讓其開口並不容易。

就在這時,突然有一個婦人闖入大堂,嘴裡麵嗷嗷直叫!

“你們這幫王八蛋,居然敢綁老孃,今天遭報應了吧?知道我孃家是誰不?不知死活的狗東西,看我收拾你!”

衝上來的正是劉翠花,這回吃了暴虧,聽說人都被抓了,便來到大堂尋機報複。

李陽一看是劉翠花,便問道:“夫人被劫,不知可否聽過他們說話?有什麼表露身份的嗎?”

“有!”劉翠花大聲說道,“我聽他們商量轉運糧食,數量驚人,絕非一般糧商可以承辦的!”

李陽聽了立刻明白,眼前這些人必定是漕運的人。

在京城附近轉運大宗糧食隻有兩種船,一種是官船,另一種就是官府委托的漕幫貨運。

剛想再問,卻見劉翠花已經衝到了大堂上,嗷一嗓子就撲了過去!

張桂等三個人身上戴著木枷鐐銬,旁邊又有衙役按住,幾乎是動彈不得。

這劉翠花也夠狠的,這十根長長的指甲在張桂的臉上瘋狂地抓撓,眨眼就是鮮血淋漓!

“啊啊!可殺不可辱!快把這瘋婆娘拉開!”

張桂拚命掙紮,可是就根本擺脫不掉,隻覺得臉上疼痛鑽心,一雙眼睛都差點給摳了出去!

他哪知道,劉翠花可是個有名的悍婦加潑婦,孃家是高官,丈夫是縣令,啥時候吃過虧受過屈?

這回被綁架,遭受了驚嚇和委屈,一腔憤恨無從宣泄,當即就下了死手!

李陽本想阻止,轉念一想,若是自己動刑很容易授人以柄,說什麼屈打成招,有數不儘的麻煩。

前幾天刑部的趙侍郎還來雞蛋裡挑骨頭,若不小心應對,真是很容易出事。

不如就讓這個劉翠花隨意發揮,反正其孃家勢力相當了得,就是刑部追查下來也隻能不了了之。

想到這裡,李陽含笑不語,隻把眼前當做了一場好戲。

劉翠花一陣瘋狂地抓撓,又從腳上脫下鞋來,對這三個人的臉就是一陣狂抽!

↑返回頂部↑這要是彆的衙役用刑,這幾個江湖人還擺出一副光棍的架勢,可現在被個婆娘瘋狂毆打,**心靈都受到暴擊!

劉翠花平時養尊處優,體格健壯,冇幾下的功夫就把三個人打得鼻青臉腫。

“你們這幫王八蛋,居然敢綁老孃,今天就讓你們知道我劉翠花的厲害!”

說著話,這婆娘從袖口裡麵一掏,居然摸出一根手掌長的大針,明顯是有備而來。

“我讓你綁我!讓你嚇我!讓你辱我!”

這根大針上下翻飛,對準三個人就是一陣瘋狂的戳刺,每一下都是狠毒異常!

針戳進去的地方不是手指關節,就是頭麵部最敏感的部位,還在這幾個人的腳心一通猛戳!

說實在的,旁邊幾個衙役都有點哆嗦,見過潑婦,可冇見過如此心狠手辣的啊!

李陽坐在桌子後麵,已經吩咐人端上了茶,滿條斯理地喝著,正眼都不往下瞧。

張桂被一個婦人折磨得死去活來,想耍光棍都支棱不起來,那真叫一個慘不堪言。

“你們幾個,給我拿錘子砧板來!我被綁的時候還被這幫王八蛋肆意調笑,不把他們給騸了,難消胸中惡氣!”

“就在這兒,把他們褲襠裡那點玩意兒用木槌敲得稀爛!我劉翠花什麼時候吃過虧?今天就玩死你們!”

就這幾句話,喝著茶的李陽手都微微一抖,這婆娘也太狠了吧?!

明明是個大家閨秀,心腸卻歹毒如此,這黃炳文能堅持到現在也不容易呀!

隻不過現在惡人自有惡人磨,隻需裝聾作啞,讓他們自己折騰纔是正主意。

彆看張桂剛纔一直咬牙苦忍,現在一聽這話,心理防線驟然崩塌!

“彆,我願招!”

“招你媽招!老孃又不是逼供,今天非把你們幾個活生生閹了不可!”

劉翠花哪管那套,又拿出了在屏山縣的氣勢,反正有李陽撐腰,那真是為所欲為。

“折騰了一天,實在是乏了。”李陽起來伸了個懶腰,“你們幾個伺候著劉夫人,我先回去睡一會兒。”

李陽倒背雙手,溜溜達達就往後堂走,張桂肝膽俱裂,知道若是縣令走了,自己可就徹底交代了!

“我乃是漕幫副堂主張桂,受當地士紳曹軒指使,這才綁了劉夫人,還試圖殺害縣令大人!”

“李縣令,殺人不過頭點的,我全都招了,不能再用刑了啊!”

那些衙役已經把木槌砧板拿了出來,動手扒開了三個人的褲子!

這還不是用刀淨身,而是要用木槌活生生地錘成肉醬,這簡直是慘絕人寰啊!!

尤其這種酷刑不僅僅是**上的痛苦,作為一個男爺們,遭受如此宮刑,那還有臉活著嗎?!

“停。”

隨著李陽輕聲吩咐,幾個衙役都停下了手,張桂等三人如蒙大赦,身子癱軟下來。

“讓他們簽字畫押,若敢翻供,後果自負!”

劉翠花卻一臉失望,扯著嗓子喊道:“不行,今天我就要閹了這三個王八蛋!

-貌煥然一新。張桂也被帶了上來,一同帶上來的還有兩個手下,雖然保全了性命,可每個人的身上都帶著傷。這幾個人都中了箭矢,現在雖然把箭桿截斷,箭鏃卻仍然留在肉裡,疼得是齜牙咧嘴。“你們都是什麼人,何人主使,立刻從實招來!”張桂雖然被抓了,可是脖子一梗,依舊是拿出那副江湖豪客的做派。“廢話少說,給爺爺個痛快!老子就是看你不順眼,所以才綁了你的老婆,還要砍了你的腦袋!”旁邊的兩個人也是默然無語,一副等死的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